99957彩霸王5点来料

殷桃:关于演戏我就像手艺人 演员是有门槛的

时间:2019-08-29 12:5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在耀眼的成绩单背后,是殷桃多年来不急不躁的耐心等待。真实,一直是殷桃的原则与底线,做人如此,接戏亦如此。 新浪娱乐讯 2017年的殷桃[微博]很忙。先是6月份凭借在《鸡毛飞上天》中的出色演技获得了第23届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满贯(白玉...

  在耀眼的成绩单背后,是殷桃多年来不急不躁的耐心等待。真实,一直是殷桃的原则与底线,做人如此,接戏亦如此。

  新浪娱乐讯 2017年的殷桃[微博]很忙。先是6月份凭借在《鸡毛飞上天》中的出色演技获得了第23届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满贯”(白玉兰奖、飞天奖、金鹰奖)视后,最近其参演的作品《不成问题的问题》热映,口碑堪称年度华语电影担当,紧接着,由她主演的年代剧《爱情的边疆》也有望在新年年初与大家见面,此外,由严歌苓编剧的时代情感大戏《你迟到的许多年》也已经杀青。在这一系列耀眼的成绩单背后,则是殷桃多年来不急不躁的耐心等待。“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只有自己才知道,就像我觉得这馒头甜而你根本看不上。”这是让她捧得白玉兰大奖的角色骆玉珠的经典台词,也正是演员殷桃内心的真实声音。

  “不管大环境怎样,只要我有机会站在舞台上或是镜头前,就要记得尊重观众。大家都在说‘工匠精神’,在镜头前,演员凭的就是手艺,没人能帮得了你。如果你的心没放在角色上,她就一定不会好看。”

  采访开始前,殷桃在反复修改一段要录音的独白,趴在拍摄结束后空空如也的化妆台前,她认真得就像一个在改卷子的学生,只因为她觉得有段文字的描述并不像自己。

  “我喜欢能打动我的角色,必须得有血有肉有骨头,不能只是一张很好看的画,那种不说正常人应该说的话的角色,我是演不了的,我希望角色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人。”殷桃拿骆玉珠举例,“其实,我知道怎么演她会更可爱,能让观众更喜欢。但真实的人本身就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讨人喜欢的,我更愿意骆玉珠活在真实的人生里。”

  难怪有网友在看完殷桃微博里发的广场摆拍照片后表示:可能是得了“鸡毛”后遗症,妥妥的“大美桃”却总感觉是看见了自己妈妈在跳广场舞,而且是那种义乌袜子大王既视感,要怪只能怪角色塑造得太成功了。

  殷桃用演技纠正了很多人的一个错误观念:长得太完美的女人当不了好演员,只能是花瓶。更难得的是,浏览过殷桃的作品列表后就会发现,她几乎成了一部作品的品质担当。无论是《温州一家人》《搭错车》这样的现实题材、还是《幸福像花儿一样》《历史的天空》等军旅作品,或是《杨贵妃秘史》《苍穹之昴》这样的宫廷大戏,凡是有殷桃主演的电视剧几乎都可谓品质上乘。殷桃却坦言,自己也曾陷入迷茫。不过和当下很多人一味奋勇向前的快节奏不同,感觉不对的她决定停下脚步换个方向。于是,她重新回到了话剧舞台。现在回想起来,www.20143.com,殷桃非常感谢两年的话剧生涯,可以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没有杂念地去琢磨角色,一心演戏,让自己的内心再次充盈起来。

  如今,殷桃很感谢自己这份宁缺毋滥的坚持,她说:“每一次面对好的角色,我都会有如履薄冰的感觉,如果没有好戏,我愿意等。”

  其实有时放弃也是一种坚持。或许,就如同戏剧《等待戈多》一样,当时看似毫无意义的等待,也许会成为将来最有意义的坚守。如果一直坚持等下去,这份坚守就会变成信念。也正因如此,两年后当殷桃重回荧屏时,才会带来如此生动真实的“骆玉珠”。

  此前,在荧幕上经常以乖乖女、古装或军装扮相出现的殷桃在实际生活中并非柔弱纤细的弱女子性格,重庆妹子的利落爽快,直言快语在她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最怕采访时别人问我生活中是什么样子”,殷桃坦言,除了演戏,自己的生活与大家并无不同。无非就是高兴了买点东西,不高兴也会买点东西;挣得多就多买,挣得少就少买;看见好吃的走不动路,发现吃胖了也会去健身减肥,饿上一段时间;闲暇时喜欢电影、插花,也会跟朋友喝点小酒聊聊天;有时间会带父母去旅游……聊演戏和角色眼睛放光的殷桃在说起自己时,语气就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变成了流水账文体。

  和很多生活在娱乐版头条的带货女王、流量小生不同,殷桃更希望角色外的自己能安心活在自己的真实世界里。她为了看到观众的真实反馈才在今年开通了微博,微博上的宅女就是她的日常,没有架子、发素颜照、扮斗鸡眼、晒美食放毒,偶尔也会颇具艺术气息地做个手工或cosplay一下雕塑作品逗大家开心。

  “总有人说我低调,四不像论坛。可我就一直没明白究竟怎样才算高调呢?”或许,在殷桃的字典里,角色外的演员本身根本就不曾有“人设”这种并不真实的词语。

  Q:《不成问题的问题》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肯定与好评,你将东方女性含蓄怯弱的性感刻画得很好,当初有没有为她做一些特别的设计?

  A:当时最吸引我的就是这是一部具有文人气质的黑白影片,感觉很新鲜,整个团队都想为这部带有一点实验性质的电影做更多的尝试和努力,大家都很纯粹。就我所饰演的尤太太而言,这一次最不同的设计其实就是没有设计。因为这个角色和很多其他角色的套路都是相反的,我尽量把她表现得没有任何性格特质,让大家忽略我的存在,因为我和爱人之间就应该体现出这样一种从属关系,以至于我演得都忘了自己的人物真实姓名叫是什么。

  Q:你在电影发布会现场表示自己选角色时最现实的标准就是不演“白莲花”,并表示好多人努力把不是“白莲花”的角色改成“白莲花”,因为害怕演绎人物身上的缺点,觉得自己受到观众喜欢比角色受到观众喜欢更重要。你说这是一条很危险的路。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醒悟的呢?

  A:我的标准一直没有变过,我偏爱现实主义题材,喜欢有血有肉、鲜活的人物。这样只要好好演,观众就能感受到人物的喜怒哀乐。其实无论是什么题材或角色,好的作品大多是一样的内核。

  Q:最近,因为《演员的诞生》《表演者说》等多个节目的热播,对于演员的演技讨论已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就你个人而言,你是怎么理解演员这个职业的呢?

  A:曾经有一段时间感觉“演员”好像已经成了骂人的字眼,但我真的觉得演员是个很神圣的职业。演员是有门槛的,不会熟能生巧,也不是肯吃苦就行。这些都还只是基本要素,在真正进入到这个领域后,需要拼的就是演员自身的阅历积累与感悟能力。